中文 | ENGLISH
新闻中心
 详细信息
家有谦谦君子
来源:  编辑: 
  


——记在父亲节

我父亲出生于1929年,现在身体依旧健康、硬朗,即将迎来他的九十岁大寿。


有种说法认为,一个人的性格、命运等与这个人名字密切相关。我父亲名“树谦”,他九十年的人生经历,还真的与这个“谦”字密切相关。

    

首先是“谦逊”。父亲曾是一所高校文艺理论教研室主任,是新中国第一本《文学概论》的作者,出版于1955年,此书比我还年长。后来他与蔡仪老先生等国内文艺理论前辈一起,参与了全国高校的文学概论教材编著,在教育界颇有影响。记得当年我在人大中文系读本科时,有一次与著名哲学家、美学家李泽厚聊天,当谈到我父亲时,李泽厚笑着说,原来李树谦是你父亲,那你不需要找我请教啊。可见父亲当年在学术界的名气。但父亲很少炫耀他的学术成就,甚至没怎么与我们几个子女提及过,仿佛这些未曾存在过。当我们问起,他也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在工作单位,他也非常平易近人,从不以学术权威自居。


其二是“谦和”。父亲一生都以谦和著称,无论在单位,在邻里,还是在家里,他总是谦和待人,对谁都非常随和。宽容、宽厚与谦和本就一脉相承,父亲待人友善、和蔼、厚道,从不背后议论他人的是非。他深得吃亏是福之道,有时在常人看来是吃了亏,他也是甘心情愿。当年,有一位非常熟悉的叔叔向父亲借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若干年过去后,该朋友始终没提还还钱的事。这在一般人可能会不满,等等,但父亲却说,朋友必有其难处,他因此从不索要,与哪位叔叔仍愉快相处如常。“吃亏是福”~父亲的这种处事态度,不仅仅为他赢得了友谊、亲情、与口碑,更使得他一生没有任何仇人或敌人。


其三是“谦卑”。父亲二十几岁成名,曾经顺风顺水,茁励风发。但他也曾有过不顺、甚至挫折。五十年代初,父亲因卓越的学术成就,曾被供职的高校内定外派到苏联留学,但因为他的亲哥哥曾在原国民政府任要职,因而未能通过政审。应当说,这对于当时正值青春年华、心气正盛的父亲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但父亲并未对此耿耿于怀,而是一笑了之了。在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这段中国特定的历史时期,父亲确因为家庭出身与亲属关系原因而失去过不少升迁和发展的机会,但他也都是坦然以对,从未为之所伤、所悲、所怨。


其四是谦恭。1989年,父亲六十岁,是法定退休之年。他当时是辽宁省文联副主席,并主持工作,按照当时的惯例,他可以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干几年,但他却没有这样,他退的干净利落、天高云淡、海阔天空。他的好朋友,中国山水画大师宋雨桂曾送给父亲一幅书法:“闲云野鹤”,这四个字颇为形象地道出了父亲退休后的潇洒精神与生活状态。


其实,父亲退休后大脑并没有退休,他仍然坚持每天读书、看报、看炎黄春秋,父亲一生勤于笔耕,退休后已经写出了两部厚厚的书稿。近年来,他与时俱进,学会了通过手机在互联网上阅读。上个月,我创意与出品的诗歌音乐舞蹈史诗诗韵中华在海口公演,他还颇有兴致地专程从陵水清水湾赶来省会观看了演出,并给予诗韵中华很好的评价。


有这样一位“谦谦君子”的父亲,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我与父亲既是父子,又是好朋友,其实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朋友关系胜过父子关系,因为父亲对我从来没有什么“父道尊严“,也从未曾干涉过我的任何事情和选择,包括我当年选择去内蒙古插队、报考大学、毕业就业、赴美留学、结婚成家,等等,有的只是鼓励、支持和祝福。“任其发展”是父亲的一句口头禅。我为有这样一位父亲感到幸运,感到骄傲,更感到非常之幸福

今天是父亲节,祝我亲爱的父亲健康长寿,愿他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样,闲云野鹤,永远潇洒,永是青年!


写于2019年6月16日父亲节。





【相关信息】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2019-08-17]  李黎主席在美国进行公务考察
· [2019-08-04]  李黎主席祝贺我盟甘肃与兰州分支机构成立两周年(转)
· [2019-07-31]  诗韵科尔沁 大型原创诗歌音乐舞蹈史诗“诗韵中华”在通辽首演
· [2019-07-31]  《中国当代诗词百家作品精选》征稿启事
· [2019-06-28]  “诗韵中华”荟萃五千年文脉